今天是:

实验室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器械 > 大健康 >

中国是个结核病高负担的国家之一,位列全球第三

实验室资讯网时间:2018-09-14 点击: 百度搜索

【导读】许多年前,新娘凤英嫁到河南省中牟县大孟镇闫堂村的婆家时,婆婆的肺结核病已经晚期。当年的乡村医生告诉她,这个病只传直系亲属,非血缘关系的儿媳不受影响。 她一直照顾婆婆到去世。 直到将近半个世纪后,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牵头组织的结核分枝杆菌感染的流行病学调查和队列研......
TAG标签: 结核病 结核病负担高

中国是个结核病高负担的国家之一,位列全球第三

许多年前,新娘凤英嫁到河南省中牟县大孟镇闫堂村的婆家时,婆婆的肺结核病已经晚期。当年的乡村医生告诉她,这个病只传直系亲属,非血缘关系的儿媳不受影响。

她一直照顾婆婆到去世。

直到将近半个世纪后,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牵头组织的“结核分枝杆菌感染的流行病学调查和队列研究”课题落地河南省中牟县时,已经是祖母的凤英才知道,肺结核传播与血缘没有必然联系,与肺结核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可能被传染。

今年是以“联合起来消除结核病”为主题的两年期世界防治结核病日(3月24日)活动的第二年。世界卫生组织(WHO)称,结核病是全球首屈一指的传染病杀手。2015年有1040万结核病患者,有180万人死于结核病,其中超过95%的死亡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

目前,中国仍是全球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中国的结核病患者数量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

细菌近在身边

3月上旬的一个上午,中牟县卫生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会议室内,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人群的流行病学调查和干预研究课题负责人高磊正在向来访的记者们介绍结核病的现状和结核潜伏感染人群的干预策略。研究者用翔实的数据说明,结核病离我们并不遥远。

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报告显示,全球2015年估算共有1040万例新发结核病例,比2014年跃升50万例,比艾滋病死亡人数多140万。印度、印度尼西亚、中国、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南非占到新发病例的60% ,其中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占45%。

2015年全球大约有180万人死于结核病,其中40万人合并感染了艾滋病毒。从2000年到2015年结核病死亡人数减少了22%,但该病仍是2015年全球十大死因之一。

结核病是由结核杆菌侵入人体后引起的一种慢性传染性疾病。人体的很多组织器官都可以发生结核病,但结核杆菌主要通过人体的呼吸道传播,所以在人体感染结核杆菌后发生肺结核者占绝大多数。

一旦发病,人体就会出现持续咳嗽,痰中带血,体重下降,夜间出汗以及持续发热等症状。与此同时,患者会在不知不觉中把疾病传染给他人。

近现代史上,结核病曾经是欧美的致命疾病,因结核病死亡的社会名流可以列出一个长长地名单,包括肖邦、雪莱、契诃夫和梭罗等等。医学对结核病束手无策时,它曾影响到各个社会阶层。

如今结核病影响的往往是最弱势群体,结核病人群主要出现于经济欠发达国家和地区。中国的研究者们希望他们在这个领域的探索能为我国结核病控制提供技术手段的同时也能为同类型地区提供可参考的解决办法。

世卫组织报告称,全球终止结核病流行问题的行动和投资远远不足。虽然人类在2000到2015年避免了4900万结核病死亡,但诊断和治疗方面的缺口还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2000年全国结核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中国的结核病潜伏感染负担长期缺乏流行病学数据支撑。上述课题组的研究以及于2015年在《柳叶刀-传染病》杂志发表的科研论文才终结这一局面。

被高估的潜伏感染率

2013年夏天,“结核分枝杆菌感染流行病学调查及队列研究”项目同时落地于江苏、河南、湖南、甘肃农村和深圳的农民工聚居区。此后3年,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带领所在县域的卫生防疫人员深入乡村,为数万名农民筛查结核病和检测结核潜伏感染。

2013年,中牟县卫生防疫站连续承担了两项国家十二五科技重大专项“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人群的流行病学调查和队列研究项目”和“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人群的干预研究”项目。

中牟县位于河南省中部,东接开封,西邻郑州。这个总人口超过70万的区域在北京以南700余公里处的黄河南岸。河南中牟县地处平原且人口集中,代表了我国结核病中等疫情地区。

鉴于中牟县在流行病学调查阶段的工作表现以及地方政府的重视和配合,中牟县也成为后续干预研究的唯一现场。

项目启动后,累计完成26000人结核病筛查, 2015年12月又对2600名潜伏感染人群进行了药物预防。

在筛查患有活动性肺结核和结核病史的研究对象以后,研究人员采用结核菌素皮肤试验(TST)和干扰素-γ释放试验(QFT)检测结核潜伏感染等方法对比研究。最后认定,由于TST受卡介苗接种等多因素影响,与QFT相比,使用TST评估的中国结核潜伏感染率会被高估。

2000年,在全国结核病流行病学的抽样调查中,使用TST(当时无QFT方法)评估中国结核潜伏感染,其潜伏感染率是44.5%。这次抽样调查针对全国15岁以上人群,由卫生部组织。

中国是个结核病高负担的国家之一,位列全球第三

医务人员跟踪调研中。资料图.

2015年的这次调查数据显示,在4个科研现场中,最高感染率在湖南湘潭,为19.8%。最低感染率在江苏丹阳,为13.5%。四个研究现场均低于20%。

研究成果最终于2015年3月发表在《柳叶刀-传染病》上。

公共投入

在大孟镇余庄村村医徐霞的记忆里,她曾经面对过三个结核病人,印象最深的是一个40岁多岁的男人。“他8年前因结核病去世,他不愿意治疗,他是光棍,他家可穷了。”

业界普遍承认,结核病是与贫穷紧密相关的三种主要疾病之一,其它两种是艾滋病和疟疾。

对于生活在中国欠发达地区的农民来说,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去医院是个不可企及的梦想。重病医保普及之前,许多人的选择往往是“小病硬扛,大病等死”。农家主要劳动力患结核病可以将正在“奔小康”的家庭打回赤贫状态。

作为“贫困性”疾病,结核病需要更多的公共资源投入。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显示, “十二五”期间,全国共投入结核病防治经费约74亿元。其中,中央财政结核病防治经费从2011年的5.6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6.4亿元,5年共投入30.6亿元,为结核病防治工作提供了保障。地方政府5年间配套约33亿元,其余为国际项目投入。

2012年,抗结核病药品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且把耐多药肺结核诊疗纳入新农合重大疾病保障范围,减轻了结核病患者的医疗费负担。

与中牟县其他地方的乡村医生一样,徐霞的服务对象是大孟镇余庄村的1700多个农村户籍人口,为他们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当然,配合上级防疫部门的工作也是村医们的职责之一。

从2008年开始,中牟县采取公建民办形式,在每个行政村建立卫生所,建设资金由政府和村医分担。日常运营中,村医负责以成本价向农民提供国家基本药物,他们的收入主要来自政府的公共卫生补贴。

2013年夏天,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召集村医开展培训时,徐霞以为仅仅是一次走过场:开会,填表格,上缴表格,完成任务。在乡土中国,既往的数据收集往往在这种上下“默契”中完成。

“在接下来的交往中,看他们的工作态度,我才感觉到这回完全不一样。”徐霞说。

从2015年7月31日开始,包括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中牟卫生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三家合作单位共计60余人的研究团队,前往200多个自然村。在81天时间里,完成了2.1万名50岁以上中老年人的体检筛查。

这是中国第一次采用严格的随机对照研究设计对潜伏感染人群进行药物干预的系统性研究,为中国结核潜伏感染干预手段的探索和干预策略开发提供重要依据。

项目主要针对中牟县50~70岁农村居民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高危人群的发现及预防性干预进行研究。计划在三年时间内,对2.1万名农村居民进行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筛查,并选取3900名结核病分枝杆菌潜伏感染人群进入口服抗结核药物干预。最后开展队列研究工作,了解及评估结核病发病情况及药物干预情况。

徐霞所在的余庄村筛查了300人,排除乙肝、丙肝和糖尿病等重大疾病患者后,约有21人复合干预条件。徐霞的工作是负责管理干预对象服药并作全程记录,服药过程中的不良反应实时反馈给项目组责任医生以及时处理,保障干预对象安全。

关口前移

2017年3月上旬的一个下午,中牟已是早春。凤英坐在闫堂村卫生所大院里,她愉快地述说着自己的生活经历和身体状况。

在2015年的这次筛查中,她被查出感染结核分枝杆菌并接受了后续的预防性治疗。

她的病是否和她的婆婆有关,由于时间久远,难以确定。

中国是个结核病高负担的国家之一,位列全球第三

逻辑校验、数据清理之后的数据核对要在天黑之前完成。资料图

相对于更多没有被发现的潜伏感染者且具有高发病风险的人来说,凤英仍是幸运的。

世界卫生组织估算,全球结核病患者的发现率只有70%,尚有30%结核病患者没有被发现,结核潜伏感染的筛查更是仅仅局限在HIV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中开展。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在中国37种法定报告的甲乙类传染病中,结核病的发病人数居第二位,仅次于病毒性肝炎,死亡人数也居第二位。这些结核病患者中,普通患者中得到正确的实验室诊断的数量,与耐多药结核病人获得正确治疗的数量都相对偏低。

由于以往我国的结核潜伏感染负担相对模糊,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有限,专家对在我国广泛开展结核潜伏感染高危人群的筛查和预防性治疗意见非常不统一。有相当比例的领域内专家认为我国的结核病防控策略应该继续放在早期发现和治疗结核病患者上,我们还没有条件去关注潜伏感染人群。

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北京胸科医院临床医生高孟秋主任认为,治疗、管理潜伏感染人群是实现终止结核病的必经之路,但是要结合我国高感染、高患病率的国情。

高孟秋说:“同意目前对高风险患病人群进行预防性治疗。比如HlV,排菌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器官移植者,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使用者,透析,矽肺等患者。”

早在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推出《结核潜伏感染管理指南》,倡导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年发病率低于100/10万的130多个中高收入国家和地区开展高危人群结核潜伏感染的检测和预防性治疗。针对其他结核病负担较重的低收入国家,世界卫生组建议仅在有密切接触史的儿童和HlV感染者中开展结核病潜伏感染干预。

在高磊看来,科研必须具备前瞻性,对结核病潜伏感染人群的干预研究是试图把结核病控制的关口前移,在当前缺乏有效的预防手段的前提下,结核潜伏感染高危人群的预防性治疗将是落实“预防为主”的结核病控制策略的重要把手。

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南明确指出,不同国家和地区应该根据当地疫情和公共卫生资源情等实际情况制定潜伏感染管理指南。

高磊认为,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人口众多,结核病和结核潜伏感染负担重,因此根据发病风险准确界定潜伏感染干预目标人群、并针对不同目标人群的特点探索适宜的短程预防性治疗方案,是该领域科学研究的重点方向。

他说:“科研指导实践,在此基础上,循序渐进、逐步推广,最终实现潜伏感染控制为结核病发病率的快速下降做出贡献。”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全球目标是,到2035年终止结核病的流行,2050年彻底消除结核病。高磊表示,尽管在很多欧美低疫情、经济发达地区,这个目标已经基本实现。“如果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高负担国家不能实现这些目标,全球目标无从谈起。”

(本文来源:学术杂志 )

(责任编辑:大林)

引用地址:

TAG标签: 结核病 结核病负担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 除标明《实验室资讯网》原创外,本网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 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