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实验室资讯网

“但凡有点医德的,都不会在权健干多久”

实验室资讯网时间:2019-01-15 点击: 百度搜索

【导读】天津权健医院住院部 权健神话及其背后的传销圣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杨智杰 本文首发于总第884期《中国新闻周刊》 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老板被刑拘。成立14年来,天津权健集团遭遇最大危机。 1月7日,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发布消息,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另......
TAG标签: 权健 医德
“但凡有点医德的,都不会在权健干多久”

天津权健医院住院部

权健神话及其背后的“传销圣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杨智杰

本文首发于总第884期《中国新闻周刊》

“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老板被刑拘”。成立14年来,天津权健集团遭遇最大危机。

1月7日,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发布消息,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另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取保候审。

“束某某”即束昱辉,51岁,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8年12月27日,天津市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展开核查。五天后,调查组发布事件处理的阶段性进展,称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以上两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

同时,相关部门采取行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调查组表态,绝对不允许打着直销的旗号干着传销的勾当。

这家靠1000多元一双鞋垫、负离子卫生巾、火疗等神奇产品(技术)发迹的公司,短短十余年时间,迅猛扩张为横跨保健品、医疗、化妆品、金融、体育、房地产等多个行业的集团公司,年销售额近200亿元。

与此同时,关于权健的虚假宣传、传销、诈骗等质疑声、指责声从未间断。因涉致伤、致残、毁容、致死案件,权健集团屡屡成为被告。

在“传销圣地”天津诞生的权健集团,是中国保健品市场和直销行业的缩影。藉对权健案的查处,该行业或将迎来一次整顿契机。

“但凡有点医德的,都不会在权健干多久”

2018年12月26日,天津权健公司总部礼堂在位经销商大会进行彩排。

“金字塔”上的暴富梦

2016年9月,时年21岁的山西阳泉人王坤明退伍,在家待业。他一个朋友的父亲,是权健永成系统阳泉市负责人。

根据不同提成模式,权健公司分为永成、永爱、博爱等29个系统,每个系统又分多个团队,每个团队最终会成为一座独立的“金字塔”结构。

有一天,这位朋友找到王坤明,称可以通过父亲介绍,让他加盟权健学习火疗,并称这项技术是中医魂宝,顾客颇多,“一个月干好了,有 20万收入”。

这一年10月,王坤明拿着23800元,跟朋友的父亲见了面。这些钱用来买权健保健品,买了以后才能加盟。他用这笔钱买了灵芝孢子粉(1086元/盒)、本草清液(2500元/盒)等。“都特别贵。”王坤明回忆说。

在朋友父亲安排下,王坤明到当地一个火疗工作室,拜师学艺。开始时,老师给人做火疗时,王坤明站在旁边观摩,有时帮着练一下手。半个多月后,老师称他可以出师了。

王坤明没想到,如此深奥的中医技术竟然这么好学。“就是把酒精倒在顾客身上,先点着,再用床单盖住。”

加盟后,按照规定,他每个月都要去天津的权健总部或者江苏的华东总部培训。权健永成系统的负责人会租来一辆大巴车,每次培训3~10天,来回路费、食宿费学员自理。“其实就是每个月去接受一次‘洗脑’。

每次开会,权健内部的授课老师都会讲权健的发家史,以及权健产品的神奇疗效。有时,一些皇冠级别的经理或大使,会满含热泪地讲述自己原来多贫穷,又如何通过权健改变了命运。

权健体系分为代表(1星-5星)、初级经理、中级经理、高级经理、钻石经理、皇冠经理、皇冠大使七个级别。做到皇冠大使级别的人,手下会员能有几千到几万人。

根据听课人的不同,授课内容也有差异。对初次加盟的新人,主要讲权健的美好前景,对加盟一段时间后,由于赔钱有些迷茫的人,就会多讲一些励志的故事,给他们“紧紧思想”。

授课者还会告诉学员,权健内部有推广奖、培育奖、福利奖、合作奖等多种奖励方式,“前途非常光明”。

火疗老师还让王坤明拉2个人加盟权健,说拉一个人进来是义务,拉两个人会拿到一笔合作奖(750元)。此后每发展一个会员,都有相应提成和奖励。但是整天赔钱不见收益的他,感觉老师一直在给他“画饼”。

王坤明称,做火疗对外宣传是免费做,其实顾客需要花168元买一个火龙液,一个床单,一壶酒精。做的时候,还会让顾客买其他保健品,也会游说他们加入权健“一起干”。

王坤明的母亲患有慢性肾衰竭、尿毒症,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他听人说权健产的麦芽糖可以调理身体,还是抗癌神药,就让母亲服用,没想到用了5天后,母亲突然吃不下饭,被紧急送到当地医院。

医生让王母赶快停掉权健麦芽糖,因为这款产品中磷酸氢二钾含量过高,肾衰竭、尿毒症病人服用后会钾元素急剧增高,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

学习火疗技术三个月后,就可以去天津权健总部考火疗的从业证书。由权健负责考试发证,国家认可。

最终王坤明没拉来一个人头,却发现有人不断退出,全国多地不断出现权健火疗事故。于是他迟迟没有去考证,并于2017年12月退出权健。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在权健干了一年多时间,不仅分文未挣,他前后加盟时的费用,加上每个月去权健培训的费用,总共搭上了四五万元。

一些高级别的权健加盟人员也有人退出。高峰是权健“永成”系统的皇冠大使,手下会员最多时有数千人,分十多个层级,他个人最高每月收益达四五万。他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年底,他感到市场越来越难做,收益下滑,遂决定退出。

据他透露,权健的模式就是以实体企业和产品为“展示”,通过洗脑等鼓动手段,为渴求快速致富的人营造了一个近在咫尺的奢华梦境。这个梦境通过炫丽的酒店、豪华的直升机和无处不在的权健医院等实体强化。

底层会员“90%的人都靠刷信用卡过日子”,他们一边游说着亲朋好友,一边做着发财梦。他说,在权健工作,赚钱的途径只有一个,就是持续发展更多的会员,让自己站到金字塔的顶端。

权健内幕被曝光后,王坤明把一些新闻链接发给老师。老师却越来越不耐烦,称丁香医生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欠中国人一声对不起。“无论未来多少年,我都将继续做权健,义无反顾。”

王坤明说,这些人就是成就权健帝国的信徒,“都是彻底被洗脑的人”。

“但凡有点医德的,都不会在权健干多久”

黑龙江一家权健养生馆内的火疗项目。

医院的“生意经”

在权健的商业体系中,医院是很重要的部分。

2012年12月15日,内蒙古4岁女童周洋之父周二力,被人接到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为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周洋开了中药秘方。

束昱辉当时跟周二力称,权健正在建一个亚洲规模最大的肿瘤医院。束昱辉说的这个医院,即权健(天津)肿瘤医院。

权健资料显示,该院位于天津市武清区京福公路78号。医院按三级肿瘤专科医院规划建设,占地300亩。一期、二期工程总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设置床位2000张,总体设置床位数10000张。医院现开设有内科、外科、中医科等二十六个临床和非临床科室。2014年,该院获核发二级肿瘤专科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同年9月20日正式面向全国营业。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家医院实际上就是莆田系医院的升级版,只是外衣比莆系略光鲜。

这所医院成立初期,曾通过多个渠道希望与该分会展开合作。“我们始终对此无任何回应与态度。”

2018年12月28日,《中国新闻周刊》看到,该院门诊楼一楼门前的LED显示屏上,不停滚动着一句宣传语:我院从2018年12月15实行医保药品零差价,热烈庆祝我院开通异地医保联网结算业务。

权健肿瘤医院门诊部正门附近,有一块展示板,上面写了一句束昱辉的名言:把没有说成有,是骗人;把没有做成有,是能力。

与很多医院挂号难排长队不同,这家装修豪华、外观大气的医院没多少人气,门诊大厅冷冷清清。

2014年12月1日,叶涛来到这家医院入职当外科大夫。此前,他在一家外省医院有过七年从医履历。

叶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医院开始时不缺病号,很多都是权健各地的经销商带过来的。“我开始的时候一天能挂上百十号人。”

当时几乎每天都有外地的经销商来医院参观,大巴车一车一车拉过来,这些权健经销商成了医院的活体广告。

多位权健经销商表示,他们每次来天津,除了参观权健总部,去权健肿瘤医院参观学习也是固定环节。听课时,老师会讲权健医院的秘方多么神效,救活了多少人等,让他们回去多做宣传。

医生每个月也都要去权健自然医学产业基地参加培训。讲课内容涉及束昱辉的发家史,以及怎么把权健秘方、保健品等卖给患者等。

权健肿瘤医院的秘方除了治疗癌症,还治疗糖尿病、痛风、牛皮癣等各种疑难杂症。

关于开药方法,叶涛以癌症为例介绍说,开药都是“基础方加秘方”:基础方都一样,在此基础上再加针对不同癌症的秘方。一个秘方上万元,便宜的也得几千元。

这个医院非常混乱的一点是,科室分工不明,只要能说服病号买秘方,五官科的大夫也可给内科的病人开秘方。叶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待一些癌症初期的病人,如果有希望,应该劝人家做手术或化疗等,但这个医院规定,所有进来的患者,都要给开所谓的中药秘方,否则医生在医院就会被边缘化。

据他介绍,该院医生的收入与开出医院秘方药的数量直接挂钩。“一个医生每个月最少也要开出几十万元的秘方药。”在这种规定下,能说会道的医生业绩就好一些,收入也高一些。

叶涛举例称,跟他共事的一位吴姓医生,虽然业务能力不高,但是很会忽悠,业绩也最好,据说,该医生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开出五六百万元的秘方药。

叶涛自称曾给一个癌症病人开出接受放疗的治疗意见。结果,带这个病号来的权健经销商就去向束昱辉告状了。“之后,给我安排的病号越来越少了。”

由于很少有住院的病号,权健肿瘤医院把内科和外科合并了。医院在排值班表时,内外科仅安排一个医生。“我的执业范围是外科,如果看内科的病人属于违规,当时我就和内科主任产生了分歧。”

在这家医院干了10个月后,他向医院递交了辞职报告。“但凡有点儿医德的,都不会在这儿干的时间太长。”

而据国家卫健委全国医疗机构系统查询显示,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的有效期是2014年3月25日~2015年3月25日。

针对该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是否过期的问题,2018年12月29日,天津市武清区卫生健康委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医院是有医疗执业许可证的,“(我们)这边是按正规流程走,按时对其注册更新的。”

资料显示,权健名下目前共有四家医院: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成都权健医院、盐城权健肿瘤医院以及辽宁权健肿瘤医院。

“但凡有点医德的,都不会在权健干多久”

 

天津何以成为“传销圣地”

中国一家反传销机构负责人张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权健事件给中国直销企业敲响了警种,直销牌照不是他们搞传销的护身符。

张阳称,在国外,传销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销售方式。但这个概念进入中国后,逐渐背离了本质,被异化。

1990年,作为中国首家官方认可的传销公司,美国雅芳公司登陆广州。此后,多种名目的传销公司在中国遍地开花。

但与国外相比,其产品的品质和市场需求被弱化,从业者热衷于拉人头,发展下线,传销被称为“老鼠会”“神秘链”。

1998年4月21日,国务院颁布第10号文件《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决定全面禁止一切形式的传销经营活动。但之后不少地方的企业开始披着直销的外衣,继续做传销之事,其中天津尤为典型。

中国商务部官网显示,目前商务部一共向91家企业颁发了直销牌照,其中8家在天津。

天津也早早地抢占了直销版图的一角。1993年,美国华裔商人陈上吉将尚赫集团的业务拓展到国内,投资1000万美元成立天津尚赫保健用品有限公司。

这一年,35岁的李金元从河北沧州老家来到天津荒草遍野的武清开发区,成立天狮经济发展总公司,这也是后来天狮集团的前身。20多年后它成为天津规模最大的保健品直销企业。

1994年,天津天使力联合制药公司(后改名为天士力)与天津美通药业有限公司相继成立,起初,两家公司旨在医药领域,无意于保健品直销。2005年,由天士力控股的金士力友佳成立,以直销方式销售本企业及控股公司生产的保健食品、化妆品、日用品,并于2006年拿到天津第一个直销企业牌照。至于美通,根据《中国直销》杂志的梳理,该公司几经易名,于2008年涉足保健品市场,成为如今天津8家直销企业之一的天津铸源健康科技集团。1996年9月,另一家直销企业康婷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在天津市西青区成立。

权健的成立相对较晚,正式成立的时间是2004年。

天狮和权健总部所在的天津武清区开发区,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1991年设立。为招商引资,入区的企业可以享受从国家层面到天津地方的多重鼓励政策。

除了武清区以外,静海区也是直销企业相对集中的一个地方。公开报道显示,自2008年至2014年6月,静海区工商、公安机关累计集中开展打击传销行动近 400 次,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解救被限制人身自由人员300名。

“经济ke”援引某反传销人士的话,解释传销在天津集中的原因:从地形来看,天津郊区主要由农田和民宅组成,对于传销组织来说,这样的环境便于隐匿,也便于监禁;而静海东邻天津滨海新区,武清以西则是北京通州区,都有大量急于找工作的大学生,容易招揽这些人。

张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天津之所有沦为中国的“传销圣地”,有历史渊源,区位优势、交通便利、以及现实背景等多方面原因。

相对大多数省份,沿海的优势让天津更早接触到传销概念。而早期直销(或传销)企业在天津落地、发展壮大后,又为当地类似组织培育了大量“人才”。

“但凡有点医德的,都不会在权健干多久”

天津权健总部的一处外墙上的标语:我们努力一时 她们幸福一生。

天津早期的直销企业中,以天狮集团为代表。资料显示,该集团是一家横跨生物科技、健康管理、酒店旅游、教育培训、电子商务、国际贸易、金融投资等诸多领域的跨国企业集团。2018年8月29日,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狮集团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营企业中位居第3,董事长李金元被称为“津门首富”。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达2781例,共致155人死亡。

早期,很多人从天狮集团中“学艺”后选择独立门户。多个信息源证实,权健集团老板束昱辉早期就在天狮从业。权健成立后,多名天狮员工也跳槽到权健任高管。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早落户天津的这些直销(或传销)企业,以及从中分流的其他企业,培训的“徒子徒孙”越来越多,他们不停耕耘着天津这块土地,使得这块土地越来越适合做直销(或传销)。同样是传销,在天津的接受程度要高于其他地区,说服人加入的成本也要小很多。这样的环境,又容易吸引其他的传销从业者,这样天长日久,形成了恶性循环。

除了历史渊源,天津区位优势也很明显,离北京较近,交通发达。这既便于传销组织更快地接收信息,也便于外地从业人员来“培训学习”。传销企业发展壮大后,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会要求学员不断外出学习培训。

张阳介绍,中国有“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之分。南派以广西北海为中心,北派以天津为重灾区。相对而言,南派传销强调以资本运作为主,以自愿为主;北派传销则在洗脑过程中常伴有非法拘禁、殴打等暴力控制。

他称,近年来,南派传销组织也不断向天津转移,东北的一些零散的传销组织南下时,也往往落脚天津。

张阳认为,除了上述因素,一些现实因素也是天津出现传销聚集的背景。在这类企业发展早期,当地监管部门对其危害认识不足,预判不够,疏于管理。待其发展壮大后,又在政绩上对其有了依赖性,对其打击的内生动力不足。

《2017年度直销企业发展及监管情况分析报告》提到,国内直销企业2017年共招收直销员5276361人,同比增长60%;直销培训员2888人。为社会提供大量就业岗位。

工商资料显示,权健公司是天津的纳税大户,2016年纳税金额为1.23亿元,2017年纳税总额1.47亿元。

武清开发区大部分工厂门口并没有太多门店,但在权健周边却有不少饭馆和生活用品的店铺。一位曾在权健工作的直销人员提到,每年从各地被带到权健总部参观的人特别多,开会期间权健集团人山人海,这些人来到当地需要吃、住、行,会带动周边很多产业的发展。

天狮不仅有保健品、化妆品的直销,旗下业务还有天狮学院、奥蓝际德酒店等产业。在天狮位于武清的产业园区可以看到奥蓝际德温泉度假酒店、国际酒店与商务酒店。

天津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2015年直销行业发展报告》提到,截至2015年底,天津市的直销服务网点694个,直销员68869人,直销培训员73人,年度经营总额1516541万元。

天津市工商联在全市民营企业中每年都会开展“健康成长工程”活动,在今年的评选中,康婷、权健入选“2018依法纳税100强”,排名分别是第2、13名。安利天津分公司是“促进就业100强”的第一名,权健、天狮、康婷、安利也入选“社会责任(捐赠)100强”。

而在另一方面,传销企业对公关尤其是政府公关,相比其他行业需求更为强烈,这表现在对当地重要项目的支持上,也表现在对主管官员个人的公关上,这些因素都使得在打击这类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地方政府不够坚决。

1月6日,央视发表评论称,位于天津武清区的“直销一条街”,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一直火爆到这次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特别是公安部门出面查处后,才告“一日关门”。不得不问一句:是谁,在涉嫌传销的小火苗刚刚起来时,不但不迅速扑灭,还为它挡风遮雨,让其火势蔓延至今,烧坏市场,烧出人命,几成尾大不掉之势?

“不得不说,有关部门并没有因为传销出现的新变化而提升监管理念和手段;更不得不承认,还有监管机构和监管人员,利用监管手段的落后和模糊地带,客观上已经沦为传销行为和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央视如此点评。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整顿传销行为,当地监管和执法部门还要提高传销人员和其机构的违法成本,降低其违法收益,确保他们的违法成本高于违法收益。另外要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确保维权收益高于维权成本,解决消费者“为了追回一只鸡,杀掉一头牛”的问题。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坤明,高峰、张阳化名)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 龙景)

引用地址:

TAG标签: 权健 医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 除标明《实验室资讯网》原创外,本网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 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